手機版

請原創作者與我們聯系

《藏藥人》內刊

標題:歲月的長河,渡我

   深秋的日子,漠然迷離在沒有顏色的茫茫。正如今天穿的黑色風衣。想想當年佛祖拈花,迦葉微笑,其實就是在告訴我們,人生如花,世界如花,宇宙如花,花就是一切,它們寂靜無聲,從沒有哭泣,亦沒有遺憾,一切都那么自然,一切隨緣。

所有花中,喜歡向日葵、荷花和芙蓉花。此時正是芙蓉花盛開的季節。昨天從長寧回成都,我仔細觀察沿途的風景,盛開的芙蓉花和翠綠色的竹子交相輝映,萬般般配。

歲月將年輪輾轉,年華卻兜兜的回旋在身旁,一曲《再回首》氤氳了眉間的歷程,耳畔回蕩縷縷如輕風的美麗波瀾,沉沉的心賦凝固了一幕潺潺蒼涼,這個瞬間將懶懶的混恍蘇醒。想起了曾經身邊的一位友人在那個冬天伴隨著芙蓉花的凋零而離開這個世界,想起大學時期騎著單車穿梭在校園的芙蓉花道上。時光荏苒,依舊喜歡溫熱的奶茶和橘黃色的路燈。可人事綴疏,折一片飄飛的小箋,當成一片花瓣輕舞的唯美,回旋后悄悄藏匿沉香。

每每回家經過宜賓時,在岷江橋與夕陽對望,清江流水,水色一天在臆想時光綿長,揮毫紅箋,畫一卷長空漾漾光景,行云流水意躍了心扉。那怕云煙散去,畫卷在墨下雋永,填補經途鴻羽,高歌心草的微涉,塵累也能笑向人間。

   窗外冷空,銀杏在寒風中搖曳,如黃蝶飛下親吻冰冷的大地,心頭此般從漫夜走來的心情涂鴉,臨案筆筆寫意自月色處的朦朧,與墨有著深度的相似,待到墨干之時,都是那么褶痕沉淀,還有愁悒斑駁滄桑之沉香。雖說練了十多年鋼筆字也沒有練出什么名堂,但這就是我為什么喜歡鋼筆字的原因。

   笑我也許走的是一條蕭瑟的荒蕪,斷腸的落魄,冷清得將飛雁窒息,將寒衣裹驅,只有清風載流云,飛絮空落落的城池,飛花的小箋拋向天空,如花開般美麗,花謝般驚艷,也是這西廂今生唯一的相知。卿相若能相依,藕花何種哀婉蓮心。只有墨香畔心香,落英隨風來去常。

   《華嚴經》上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該開就開,該謝就謝,回歸自然,灑脫淡定,隨緣,隨性,自在。

秒速飞艇人工计划网